网站地图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量子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64|回复: 0

新野猴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1-29 12: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对不少“非遗”项目来说,最大的困扰是传承与发展。 但除了同样面临“后继乏人”危机的共性外,也许没有哪一个非遗项目像新野猴戏一样,一度在日渐式微的发展窘境中风波缠身,走上舆论的风口浪尖。

2014年至2015年,纷扰数月的新野猴戏艺人“罪与非罪”的入刑风波,一度让新野猴戏成为全国热议的焦点;今年10月,纪实作品《最后的耍猴人》原著作者要追诉电影《最后的耍猴人》侵权,再次让人们把目光投向新野猴戏。
谁能料到,历时两千多年,曾激发了吴承恩刻画孙悟空形象之灵感的新野猴戏,在步入式微之际却出现诸多是非缠绕。不过,这也许不尽是坏事,至少在无意中藉此提升了新野猴戏知名度和影响力的同时,为其生存和发展带来了一抹亮色,同时也对猴戏及其他“非遗”项目如何保护和发展,引起人们的关注和思考。
悠悠两千年,“蹦”出一个孙猴子的神话传奇
新野猴戏俗称“耍猴儿”,其历史可追溯到汉朝,佐证是近年来在新野出土的大量汉画砖上,人、猴、狗在一起狩猎嬉戏的画面屡见不鲜。明清时,新野民间玩猴已非常流行。野性十足的小毛猴,通过猴戏艺人耐心调教,便成了妙趣横生的喜剧演员,这不能不说是一件绝活。
说起猴,难免让人想到美猴王这一久盛不衰的经典形象。《西游记》作者吴承恩之所以能把猴子写得如此活灵活现、跃然纸上,其实是有原因的。据康熙五十一年《新野县志》记载,吴承恩在嘉靖三十五年至三十六年任新野知县。他不仅勤政为民,对新野民间艺术研究也颇深,尤其对新野传统民间艺术猴戏更是入耳入脑,了如指掌。据说吴承恩常到城北村庄巡查,观看猴艺,有时还亲自上去玩一把,逗得台下满场捧腹大笑。也许正因为他对新野猴戏细致入微的观察,才有了《西游记》中招人喜爱的猴王形象。
新野猴戏,最初多半是作为养家糊口的生计门路代代相传。家家养,户户玩,祖传父,父传子,父子兄弟携伴同行,闯荡江湖,甚至有中国的“流浪吉普赛”之称。鼎盛时期,新野猴戏从业艺人有数万人之多,2009年还作为一种地方民间文化,列入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然而,时代在变,新野猴戏的生存环境也日渐逼仄并逐步走向没落。
惶惶起风波,搅动全国舆论场的“非遗”关注
牵着猴行走四方,在人多的地方圈起场子,开嗓响锣上演猴戏。这种类似街头卖艺的耍猴行当,因“表演占道、影响市容”而不时与现代管理者相冲突。从业环境的艰辛,从业身份的尴尬,让不少有更多就业和创业选择的年轻后生们摒弃了先辈们曾赖以生存的营生。2014年猴戏案乍一出现,无疑对已呈衰落颓势的新野猴戏是雪上加霜。
2014年9月23日,新野县四名猴戏艺人在牡丹江市街头表演猴戏时,因“涉嫌非法运输珍贵野生动物”被刑拘,并被黑龙江东京城林区基层法院判决犯有“非法运输珍贵野生动物罪”。在专业耍猴两千年后,“以前都是走到哪儿耍到哪儿”的新野猴戏艺人首次戴上罪名,新野猴戏遭遇了前所未有的生存危机,一些外出的猴戏艺人觉得前路渺茫,都主动停演回村。
不过,身为非遗项目,猴戏案得到了全国媒体的极大关注。从猴戏艺人上诉到二审改判无罪,国家级及省市各大媒体竞相报道,猴戏的历史、传承、保护及发展等方方面面都成为密集报道的热点。在持续发酵的强劲舆论风暴中,处于风口浪尖的新野猴戏吸尽了国人眼球,从沉寂跨步为全国知名的“非遗”项目。一场纷纷扰扰数个月的官司,不仅搅动了全国舆论场,也促使新野县猕猴艺术(养殖)协会开始反思和积极谋划行业下一步发展问题。猴戏行当的命运走向,自此有了转机。
纠葛再度起,猴戏电影是非外的人文情怀
一场入刑案,让新野猴戏声名在外。案件终结不久,2015年年初,资深媒体人马宏杰《最后的耍猴人》一书出版,这部聚焦杨林贵等新野猴戏艺人的纪实作品,让新野猴戏通过另一种途径广为人知。不过,一场意想不到的纷争亦随之而来。
今年7月份,电影《江湖耍猴人》在网络公映,影片片首标明改编自《最后的耍猴人》,杨林贵的照片和视频亦出现在影片中。马宏杰和杨林贵认为电影严重违反原著内容和作者意愿,10月份发声明要予以追责。而影片导演却认为不存在版权纠纷。目前这场纷争已进入起诉阶段,并吸引了一些媒体的关注。
出书,拍电影,对新野猴戏来说,无疑都是很好的宣传方式。纷争,既是维权,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亦在纷纷扰扰中让新野猴戏又一次进入人们视野,形成一个新的持续性聚焦点。
事实也正是如此,自2015年猴戏案尘埃落定以来,新野猴戏的是是非非搅热了猴戏市场,景区表演预约、庆典预约甚至电影拍摄约请都多了起来。更多的猴戏艺人从街头表演走向舞台表演、银幕表演,收入也有了大幅提高。像杨林贵,不仅景区邀约不断,他驯教的猴子还参与了电影《大闹天竺》的拍摄。
新野县猕猴艺术(养殖)协会则对猴戏的规范、传承、发展起到了积极引导和促进作用,不少景区通过协会与艺人签约,一些剧组也联系协会商议合作事宜。在会长张俊然看来,有关猴戏的纷争,使猴戏知名度大增,让艺人得到尊重,猴戏前景变好了。如今,协会每天在一些直播平台发布猴戏视频,观众可欣赏也可提建议;协会还准备成立猴艺培训学校,发动更多年轻人学习和传承猴戏……
借助于纷争带来的热度和知名度,新野猴戏找到了较之街头占道表演更加适宜发展的舞台,但要迎来全盛的春天,除了规范组织、扩大传播空间和表演途径外,如何进一步提升猴戏的艺术价值和内涵,使之更契合当今人们的精神文化生活需求,亦是需要思考的内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联系我们|量子网 ( 豫ICP备07006132号-1|网站地图  

GMT+8, 2018-12-15 11:05 , Processed in 0.265073 second(s), 2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