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量子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79|回复: 0

河北张石高速爆燃事故始末:两名司机仍处于失联状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3 23: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5月24日,保定,浮图峪5号隧道,工人在检测隧道墙体。爆炸在隧道墙体留下大量破坏痕迹。本版摄影/新京报记者王嘉宁
  一车氯酸钠带走了至少13条人命。 5月23日6时20分,一声巨响、刺眼的白光、浑浊的蘑菇云,几乎同时从张石高速的隧道内迸出。
  车架碎片、煤块仿佛从天上掉落,隧道口的煤车司机形容,“就像几百人同时扔砖头。”
  约400米长的隧道内,9辆车18人,至少13人被爆炸吞噬。另外重伤3人,仍在医院抢救,全身烧伤比例分别为42%、62%和95%。
  还有两人失联,他们均为发生爆炸车辆的司机,其中一名司机陈福,女儿刚过百日,妻子发的微信,至今过了3天,仍未得到回复。
  “开了十几年大货车”
  马芳(化名)多年习惯是,丈夫陈福出车期间,不打电话,免得他分神。
  但这次,丈夫“失联了”。
  5月22日,陈福出车的第二天下午,她忍不住发了条微信。“告诉他,我带女儿拍百天照,但她又哭又闹没拍成,打算下次再约。”
  小女儿5月20日满百天时,陈福特意回了趟家。第二天,他匆忙出发去拉货,拍照的任务就留给妻子。下午,他发来微信,说吃了饭,准备开车了。
  马芳觉得,女儿的百天照是丈夫挂心的事,得说一下。谁知,等了两天,一直没收到回复。
  陈福的驾驶技术好,大车小车都能开。马芳说,开大货车辛苦、危险,但一月上万元的收入,是丈夫开车的动力。
  此次跟他一起出车的,是老乡杨凯。
  开了十几年大货车,杨凯没让家里人操过心。这个家族里,男劳力多是大货车司机,杨凯的父亲也开了一辈子大货车。“知道开货车辛苦,本来给儿子计划的道路是读大学,但他天性&爱玩,还是干起了老行当。”他说。
  两人“搭班”已两个月,和往常一样,开着载有氯酸钠的车辆,上路了。
  车辆所属的内蒙古弘鼎运输有限公司相关人员说,车辆是公司车队50辆货车之一,执行危化品运输任务。车上两名司机均符合危化品运输从业资质,此次运输从内蒙古装货出发,计划运往山东。到达爆炸地点时,行程已过半。
  在这个工作人员看来,这不过是公司每月四五趟运输任务中的一趟。“公司对危险品运输要求严格,此前未发生过事故,两名司机轮班,应该不会有疲劳驾驶的隐患。”
  
  5月24日,涞源县医院,受伤村民回忆事发经过。
  非规定时间驶上高速路
  23日6时,天透亮。家住保定的煤车司机张雷(化名),拐上张石高速,前往内蒙古拉货。
  20分钟后,他驶到浮图峪5号隧道附近。对面车道上排满大货车,通行缓慢。常年跑车的张雷知道,该车道多是内蒙古的货车,交警常在路口疏导交通。
  又堵车了。他拿起手机,想录一段视频发给朋友,此时,车已接近隧道口。
  “刚放下手机,就看到对面一辆货车着火了。”他说,由于自己所在车道没车,就减速停靠在隧道口,又拿出手机准备拍摄。
  瞬间,“嘭”的一声巨响传来,炸山一样。只一闪,着火车辆就被一个白色火球包裹,蘑菇云涌起、扩张。
  张雷一下怔住了。他还没回过神,车架和煤块就都砸了下来,挡风玻璃被砸得稀巴烂。浓烟中,他看到爆炸车辆前,两名男性跳下车往前跑。
  现场视频显示,爆炸点另一侧隧道口冒着白烟,路面上堆着铁块等杂物,不远处一柱烟云涌动。隧道附近,大货车排起长龙,车辆挂体包裹严实。
  救援人员形容,现场惨烈,一片狼藉。“爆炸的车后面连碎片都看不到了,附近路面上还能看到人的残肢。”
  24日,事发隧道仍能闻到刺鼻的烧焦味,隧道口墙体被烧黑,地面被一层煤渣覆盖,隧道内壁上,随处可见水泥脱落的痕迹。
  保定市政府通报,事故共造成9部车辆受损,其中,载有氯酸钠危化品的爆炸车辆正处隧道口,前后有5辆拉煤车,部分车辆事发时正处于隧道中。
  根据通报,爆炸发生在6时20分。而按照规定,为规范行车秩序,预防裁运危险物品车辆交通事故的发生,2015年7月1日起,河北省高速公路19时至次日早7时,禁止载运危险物品车辆通行。19时前已驶入河北省高速公路的载运危险物品车辆,应选择就近站口驶离。也就是说,事故车辆在非规定时间驶上高速路。
  “不相信出这么大事”
  马芳怎么也没想到,丈夫驾驶的货车会出事。
  25日凌晨,她和其他家属从宁夏赶到涞源,未得到“确切消息”,需等待DNA比对结果。记者从事故处置组相关负责人处获悉,目前两名司机仍处于失联状态。
  “他能出这么大的事,我们不愿意相信。”陈福的三哥称,弟弟驾驶技术好,此前从未发生过事故。
  他描述,陈福是家里的小儿子,聪明勤快,家里的活抢着干,到哪都讨人喜欢,也是读书最好的。一米八的大个,读高中时,因为体育好,还被选拔到市体育学校。毕业后,他一心想去当兵,但没能成,才去开车。“先开大货车,后来给石化公司开油罐车,还拿过单位的先进驾驶员的称号。”
  马芳知道,开大货车辛苦、危险,但从未跟爆炸联想到一起。她只知道,去年底,丈夫换到现在的公司开大货车,但并不清楚拉的是什么。
  杨凯的家人也不知道他拉运的是氯酸钠,上网查了半天,才知道这东西有危险。
  外出跑车,几天跑一趟,他跟家里联系不多。在父亲看来,这个从小“爱玩”的长子,跟自己开了个“大玩笑”。
  他念叨,老家不富裕,不少人都去开大货车,因为收入高。杨凯有两个读书的孩子,他一人在外挣钱,自然也离不开这一行。“干这个辛苦,但只要入了行,就得一直干。十几岁干到老很正常。”
  杨凯的弟弟说,这个月初,哥哥拉货途经银川,顺道回了趟家,给两个孩子带了礼物,次日一早又匆匆赶回。“这是他最近一次回家。”
  “烧得都认不出来了”
  25日8时,保定市第五医院重症监护室大门紧闭。王秀华直愣愣地盯着,嘴角颤动,泪水止不住。“唉,好好的人,怎么烧成这样?”一声叹息后,她转过头去抹眼泪。
  她的儿子张平躺在病床上,病情危重。此次事故中,他全身烧伤面积达95%,“身上没一块好皮了”。
  每当有医生出来,王秀华就走上前询问儿子情况。透过监护室纱窗上的小孔,隐约能看到张平。王秀华守在窗前,贴紧小孔往里看。看一会儿,就蹲到地上歇一会儿,再起来看。
  与张平一起“躺下的”,还有他的好友郭雷,烧伤42%,多处皮肤裂伤。
  张平38岁,郭雷42岁。二人是吉林永吉县人,均在沧州一家公司做货车司机。
  “要不是医生说,我根本不知道,这就是我的侄子。”郭雷的叔叔郭春来摇摇头说,侄子肤色偏黑,眼睛有神,鼻梁高挺,“现在被烧得都认不出来了。”
  他介绍,侄子开了20多年货车,常年在河北各地跑,农忙时便回家帮忙。“5月初,他回家帮着种地,待了20来天又回沧州,出事那天,是他回去后跑的第一个活。”
  二人的朋友邵龙说,几天前,他们还在一块喝酒,“当时特别高兴,都喝了不少。”没想到,两个兄弟全“躺下了”。沉默了一会,他使劲抽了口烟说,“幸好捡了一条命,以后还有机会喝酒。”
  另一名重伤者张进来自山西,医院出具的病情诊断显示,其烧伤62%,呼吸道烧伤,病情危重。目前,医生仍在全力救治。
  24日,河北省发布紧急通知,要求开展道路交通安全大检查,并对隧道安全设施进行全面的隐患排查,发现隐患立即整改。
  (文中失联人员、伤者均为化名)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李明赵凯迪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联系我们|南阳导航网 ( 豫ICP备07006132号-1|网站地图  

GMT+8, 2018-10-20 12:49 , Processed in 0.285530 second(s), 2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