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量子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44|回复: 0

我爬進她的瞳孔,就像她的笑爬進我的身體,就像身体被掏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3 21: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論笑與哭退到酒吧的邊緣一個少女,她被兩條領帶夾在中間她怎麽笑得那麽歡?“她應該感到不安啊”楊沐子說我觸摸她,感覺著她我爬進她的瞳孔,就像她的笑爬進我的身體。笑像蟲子般啃咬我在酒杯碰撞的時候“她欲求什麽”我不知道也許之前她已經偷偷地哭過了。我不知道今天沒有人告訴我“她真的很開心”一個留著長發的、時髦的開心把一杯酒灌進那個男人的嘴裏聽聽,那笑聲就像風琴,嗡鳴,如哭。也許她的哭比笑好看在今天的同一個世界裏,笑?有一頭紫色的頭發有一堆濃密的藍色的睫毛有一張血紅的嘴但,牙齒是雪白、雪白的作者:楊沐子,1973年生,曾做過編導,從事藝術,現專職美學、文藝評論和舞台劇創作,作協會員。出版詩集《透明人》。題圖:Dancing?bar?in?Baden-Baden,Max?Beckmann繪■ 刊登於《今天》110期,2015年秋季號。■ 回覆“目錄”可獲取往期推送總目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联系我们|南阳在线 ( 豫ICP备07006132号-1|网站地图  

GMT+8, 2018-8-16 18:23 , Processed in 0.181952 second(s), 26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