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量子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59|回复: 0

蒹葭苍苍,秋思悠长,蒹葭苍苍怎么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30 23: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秋日,早已大步流星,呼啸而来,比我的脚步还要快。东一抹微黄,西一抹苍碧,中间几道深白,勾画出一片无边无垠的苇海。     秋日,行走在大地上,走到哪里都是适宜的。环顾四周,目之所及,到处都是随风飘动的苇丛。修长的芦苇一根根,一丛丛,手拉着手,站在高远的晴空之下随风摇曳,像海上起伏的波浪,像水中流动的绿藻。细密的苇丛像是织女遗落在人间的锦缎,在水边,在桥畔,在河滩,在遥远的天边,随意铺陈,一片接一片,一方连一方,依河傍渠,沿古道绵延而去,在其他植物不愿涉足的滩涂上无拘无束,肆意昂扬。每到秋天,饱满裹实的苇穗逐渐变得蓬松,由淡紫转为粉白,芦花怒放,苇絮飘飞,弥天盖地,犹如漫天飞雪,这就是有名的苇海飞雪。
    芦花,也许是世界上最不像花的花儿。细细碎碎像羽毛一样的花瓣,或许都不能称其为花瓣。它很小,如棉絮一般,甚至比不上桂花的大小;它很轻,轻得一碰就会飞走,风一吹就四散而逃,转眼找不到踪迹;只要你在苇丛中经过,衣袖上就会沾上她轻薄的羽衣。
     她是落入人间的精灵,在远离尘世的荒野中,静守黄河口一方瘠土,初心不忘,痴心不改。没有动人的色彩,没有诱人的花香,却将一片静默开成滩涂上最美的诗行。从春到夏,从夏至秋,从青碧化为枯黄,即使最终也不过是嫁与白露为霜,那满目怒放的芦花也要与天上的白云相接,将荒野的清苦和沉寂温婉成歌,密密的芦花是她留给秋日最灿烂的笑脸。
      几日不来秋变老。抚摸一株芦苇瘦骨嶙峋的身躯,我能触摸到她绵长的呼吸。顺着苇丛中的木栈道蜿蜒行走,我能听到苇丛细密的吟唱。“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涘。”目光所及的地方,在那环水的沙洲上,是否也“有位佳人,苑在中沚”?
     折一只芦花别与发间,恍惚我是月光下衣香摒影涉水而来的女子。满目芦花似雪,一弯淡月当归,洄流的水中可有撑船而出的少年?满地芦花和我老,旧家燕子傍谁飞?这白发苍苍的芦苇,是在水一方的那缕秋光,是离人眉宇间挥之不去的那抹苍凉。开时似雪,败时似雪,一地芦花,满目苍凉,怎舍得离别成殇。
     小小的芦花,落进离人的眼里,是缱绻指间的绕指柔,是最不舍的那一缕月光。穿过苇丛,到达滩涂的尽头。一条大河静静地卧在苍茫的大地上,缓慢得几乎没有了速度。听不到惊涛拍岸的声音,看不到泛起的重重浪花,只看见芦花满地,野舟斜岸,静水流深。一群飞鸟扬起黑色的翅尖掠过苇丛,一地飞雪跌落秋水纯净的眼眸。蒹葭苍苍,看花的人秋思依旧悠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联系我们|量子网 ( 豫ICP备07006132号-1|网站地图  

GMT+8, 2018-11-17 20:49 , Processed in 0.342140 second(s), 2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