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量子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48|回复: 0

【城事】地下铁呼啸而过,只有风没有你,只有风听我讲文字图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30 22: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愿杂志不在枕边的日子都有我在?有哲人说,地下铁是很神奇的东西。你和别人一直共乘一趟地铁,却能够永不见面。“其实这就是人生啊,只不过把众人宿命缩小在一列地铁上,各种偶然与必然摩擦出呲啦火花,想想就很刺激……哎,妈,你有在听我说话吗?”电话那头隐约有剑气声,周霏霏瞄了一眼时钟,19点35分,莫非是电视剧……果然,周妈妈的理直气壮盖过了一点点的歉意,“我的剧要开始了,下次再说,掰掰。”“咔”地挂了电话。周霏霏在狭窄的床上翻了个身,叹口气。本来就不该指望有回馈,回想她入职以来,公司同事微信加了两个,一个朋友圈晒娃成狂,另一个则陷入两性鸡汤,邻居不熟,友朋四散各奔忙。有一次渴求交流的目光差点逼死楼下500米外咖啡店的小哥,热拿铁抖了三滴在自己手上,小哥边抽眉毛还得边道歉,霏霏最终选择闭紧嘴巴。“傻逼兮兮的”,周霏霏拿着罐装啤酒在33平方米的出租屋里仰头。所以第二天下班在地铁里遇见熟悉的侧影,周霏霏全身上下的毛孔霎时挣开,光天化日下看见命运的造作火花。是张吉良。周霏霏的细手宛如老鹰越过丛丛肩膀,一下拍准了对方。张吉良在蹙眉稍顿后感受到格外激昂的视线,转头一看,“周……周霏霏?”,“是我!”对上那双黑亮的眼睛,周霏霏笑得龇牙咧嘴,眼看着张吉良的耳朵变红了。啊,他还是老样子。周霏霏和张吉良有段孽缘。从高二到高三,当年明中4班,谁不知道,张吉良喜欢周霏霏。十年前的明德中学,从校门走到大堂的路旁种了几株凤凰木,花色潋滟,逢高考前后,开的越是猖狂。周霏霏在花将败未败的时候第一次遇见张吉良,他站在大堂仪容镜前边等人,高高的,微胖,他突然盯着周霏霏,一支硕大的凤凰花此时从枝头上掉下来,砸到她头上,她一愣,就望见张吉良笑了,他摸摸鼻子,耳朵好像有点红。那天周霏霏心情好的不得了。高二分班时他们再次相遇并成了同桌,张吉良坐在她左手边,开心的时候喊她“霏霏”,搞怪的时候喊她“周愣愣”,给她起了无数外号。他暗自跟她较劲,她不甘示弱,两人从全班倒数一路升到全班前十。晚自习拖延瞎侃的时候,无论周霏霏说什么话张吉良都可以把话题接下去,周围的同学时常对他们抱以古怪的神色,同学不知道的是,周霏霏不喜欢张吉良,或者说,不够喜欢。摇晃的地铁车厢,风灌,吵响。当张吉良微微窘迫的时候,周霏霏已经站到他的前面,说:“哟,现在在哪里高就啦?在一座城市也不跟老同学见面。”“在金融行业,我不知道你也……”张吉良的话被到站提示播报打断,“啊,我到站了,下次有机会再聊吧,不好意思。”他把提包换到右手,面带微笑地跟她挥手,“再见,周霏霏。”“什么嘛”,这么客气和陌生的语气,也是,高中毕业后两人就没再见过面。她还记得高考结束那天,张吉良在地上捡了一朵凤凰花跟她土气地告白,眼珠黑的发亮,周霏霏想了很久委婉的措辞,最后还是把“我不喜欢你”这句甩了出去,那时她站在高了两个台阶的大堂里,直视他,看他失措而扭曲的脸,好像下一秒就要哭出来。凤凰花再次掉在地上,周霏霏狠狠心走掉了。在大学谈过几次无疾而终的短暂恋爱,周霏霏发觉这些男友还不如张吉良,她曾经以为爱情是一往情深刻骨铭心,不天崩地裂都对不起这份炙热,张吉良的小心翼翼,她不屑。后知后觉,才知自己脑子有泡。以至于他们在地铁相遇,周霏霏一瞬间已经在脑补中有了预谋。周妈妈的招安电话又在晚上打来——“霏霏啊,回家吧,大城市有什么好的,回来妈妈照顾你啊,外面多辛苦,吃不好睡不暖的,还孤独……”“妈我不回老家,我就是喜欢搭这里的地铁,我就是喜欢这个城市里的东西,我喜欢它的一切,我不回去。”“唉,你这傻孩子……”好不容易挂了妈妈的电话,周霏霏靠在16楼的阳台上喝啤酒,喝的泪流满面,她很难不注意到张吉良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他特意换包挥的手,一道银白色亮光划过,也许不是特意……从没有哲人说过地下铁很神奇这句话,那是周霏霏本人瞎说的,不过她现在希望永远不在地铁上遇见张吉良,永远。“傻逼兮兮的”,今晚没有月亮。城里的故事,有你的样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联系我们|量子网 ( 豫ICP备07006132号-1|网站地图  

GMT+8, 2018-11-15 14:39 , Processed in 0.248830 second(s), 29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